您所在位置:首页 >> 自媒体
自媒体

俗世地仙170章守株待兔

2020/08/10

俗世地仙 170章 守株待兔

夜已深。

穿着一身白色院系服的胖子,背着一个黑色皮肩包,从校园里走了出来,路过门卫室的时候,他停下脚步,掏出一包五块钱的石林烟,自己点上一颗,然后把剩余几乎整包的香烟,甩手扔进了门卫室的小窗口,笑着点了点头,从校门走了出去。

门卫室里,传出两个小伙子的声音:

“谢朔哥了。”

“朔哥这么晚还去吧啊?”

温朔头也没回地摆摆夹着烟的手,道:“今儿值班……”

几个小时前突兀出现,以玄法气机打过招呼之后,未曾谋面便悄然离去的玄士,让向来谨慎的温朔提高了警惕。所以和马有城通过之后,他就去了杨景斌的办公室,认真起坛作法,书符二十一张放入肩包,又在办公室里打坐调息,借京城大学内独特的浓郁人文气息,迅速补充因起坛作法书符而消耗掉的真气。

此刻,已经快十二点了。

今晚在吧值后半夜的是卢元超,温朔一进门,正在主机电脑前忙碌的卢元超头也未抬地说道:“包宵从零点到七点,五十,单算的话从零点开始一小时十块,等会儿吧。”

“唔,人还不少。”温朔看着吧里有二十来号人,阴郁的心情顿时舒畅了许多。

卢元超听着声音,这才愕然抬头:“老板,你怎么来了?”

“没事儿,睡不着过来看看……”温朔摆摆手说道:“小屋里有人吗?”

“俩,一对儿包夜的。”卢元超轻声道。

“哦。”温朔点点头,探身往电脑屏幕上瞅了一眼,道:“聊得挺上劲啊。”

卢元超怔了下,赶紧解释道:“不是聊着玩儿,这不是为了推销咱们的软件嘛,现在正聊一个豫州搞软件销售的……老板,我刚才还琢磨着和你商量下,如果这个销售商我谈下来了,人家要得多,你看,是不是我能多提点儿钱啊?”

“销售商谈下来了,他买得多,你当然提得也多啊。”温朔有些诧异地说道。

“我的意思是,那什么……”卢元超略显不好意思地嘿嘿讪笑着。

“你该不会是,想每套软件都多提点儿吧?”温朔一瞪眼,露出不但一毛不拔反而还会随时沾别人一根毛的糖公鸡表情,吝啬至极地说道:“销售商要得多,那肯定是批发价了,可着批发价再给你多提,公司还挣什么钱?你要是能按照零售价批发给销售商了,成,我每套再给你提二十!”

卢元超尴尬道:“老板,你不是经常说要讲道理嘛,咱们定的批发价是三百五,我如果谈成四百,比公司定的批发价还多出了五十块钱呢,你看是不是……”

温朔撇嘴说道:“我早让你们依着公司的批发政策拿货,你们还不干呢,非得挣提成……”

“那不是,咱拿不出那么多钱嘛。”卢元超无奈说道。

关于软件批发的销售政策问题,温朔和黄芩芷、林波早就开会讨论决定了——外地销售商采购这款软件,可以按照三百五十元每套的价格售出,但,每次最低采购量不能低于二十套。

这是硬性规定,任何人不能破例。

不过,公司会保证销售商的利益,最低一次性购入二十套的话,那么就可以成为一个县或县级市的独家经销商。如果一次性购买四十套,就可以成为地级市的独家经销商。

一次性购入七十套……妈的,能一次性买七十套,给你整个地级市含下辖地区的独家代理销售权。

九十套,拿省会城市的代理权!

直辖市?

全省?

不卖!

那么大的地域范围,咱得分开来算!

公司制定的销售政策,有些简单到粗暴。主要原因是,一来没有专业的销售管理人员,二来公司刚起步,全国各地的吧数量也处在稳步增长的时期,而温朔和黄芩芷、林波,对于这款软件有充足的信心,所以,断然不能急于为了提升销量,而自己降低销售价格。

生意嘛,在不至于饿死渴死的前提下,眼光要看得长远一些。

而对于卢元超他们几个,其实温朔已经给予了特殊的照顾,并且诚恳地和他们谈过,不论是谁,只要能一次性掏钱购入二十套,完全可以选择京城某个区、县的代理销售权,也可以到老家,或者全国任何一个城市做销售代理商。

温朔还悄悄给他们透了口风,只要你们拿到这个资格,就可以加价卖给任何一地愿意做代理的销售商。

没钱?

没钱可以空手套白狼啊。

只要你有能耐,让愿意代理的销售商先把钱给你打过来,然后你再拿钱从公司购买……

温朔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善良太仗义了,帮他们想主意挣钱,所以几个员工,哪怕是曲燕,拿出了女士应该予以照顾的理由,想要从温朔这里赊账取得代理资格,都不行。

总而言之就是一条:

不见兔子不撒鹰,不见现金不出货!

俗话说得好,没有规矩不成方圆。温朔在公司和吧的扩大会议上,专门就此一本正经地讲过:“人情和公司的规定,是两回事。如果我们为了情分,而放松了公司的规定,那么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,最终必将导致我们的规定成为一张废纸……所以,为了不破坏规定,为了公司的长远利益着想,我们每个人,从一开始,就要打消掉想通过情分来绕过公司规定的念头。”

当然,他暂时还没有勒住推销的口子,员工们可以尽情地、自由地到处推销,卖出去一套就可以提成。

因为,公司现在还没有一个市县级的代理经销商。

此刻小屋里被一对儿情侣占据,原本打算独享小屋一宿,不被人打扰的温朔,无奈只得和卢元超聊了几句闲话之后,离开了吧。

夜深人静。

在空荡荡的南街上来回走了一圈之后,胖子找了个相对僻静的阴暗角落坐下。

他觉得,自己有点儿神经质了。

就因为担心那个未曾谋面的玄士,晚上来吧搞破坏,所以就要守在这儿等着?

人家今晚上不来,又该怎么办?

或许人家明晚、后天晚上……

鬼知道什么时候来,也许压根儿就不会来。

怎么办?

就在这时,他看到了一个身材瘦小的男子,从东面走了过来,到吧门口时,稍微停了停,向吧里面张望了一番。

于是温朔立刻怀疑,这家伙鬼鬼祟祟的……

肯定没安好心!

其实那名身材瘦小的年轻男子,在吧门口走过时,还刻意装出了一副路过的样子,也没有多做停留,只是好似犹豫着想进吧玩一会儿,然后就像很多想上又舍不得花钱的人一样,踌躇一番终究舍不得花钱,依依不舍离开。

他不会想到,阴暗的角落里,有一个胖子习惯于未雨绸缪,习惯于为了自己的安全怀疑一切,习惯于……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所以,悄悄地盯上了他。

胖子缓缓起身,尽量把自己肥硕的身体收缩在阴影中。

他后悔不该穿白色的院系服,并又一次懊丧自己的身材太过肥胖,以至于在很多情况下目标太大。

万幸……

那个瘦小的身影在接近胖子藏身的地方,或者说,是接近到能够发现胖子的地点时,停下了脚步,转身往回走去。

这一刻,胖子愈发笃定了自己的猜测。

这家伙没安好心!

瘦小男子回转路过吧时,再次停步几秒钟,然后快速离开走到小南门对着的路口右转,来到了公路边上,然后再右转,沿着店面房后面的人行道向西走。

在广告牌和两棵靠拢较近的大树后,瘦小男子停下了脚步,佝偻着本就不大的身躯,掩藏在了漆黑的阴影中。

他四处张望一番,慢慢蹲下身,掏出几张符箓,在树干下方不大的池子里,按照北斗七星的位置摆放出一个法阵,只是碍于符箓所占的面积过大,所以如果是个不懂的人站在旁边,根本看不出什么异常,就像是几张勾绘了古怪图案的废黄裱纸,重叠着随意扔在了池子中。

依着刚才记下的地理位置,瘦小男子默念法咒,一边咬破右手食指,在七张符箓上分别轻轻摁了一下,留下些许血痕。

继而,瘦小男子起身,面向着店面房的后墙站定,似乎能隔着店面房的几道墙,透视看到另一边隔着一条街的朔远吧,他左手掐决,高高举起,后背靠在了树木上。

右手轻轻一抖,一簇火苗燃起,转瞬即逝。

瘦小男子右脚前迈,脚尖向里侧勾,左脚不动。

不远处店面房私自违建从而向南凸出一块的墙角处,悄悄缀上这名瘦小男子的温朔,躲在那里墙角凸出的位置,探头把刚才发生的诡异一幕,全数看在了眼里。

他想了想,单手掐决,默念法咒,右手轻轻抖出一张符纸,噗地一声轻响,火苗一闪而逝。

温朔的意识与天地自然相参,对附近天地自然五行的感知愈发敏锐——这般感知,和施法以气机探出体外感知又有所不同,覆盖范围小了许多,但,更加精确,而且融汇在天地自然五行灵气的平衡中,不容易被人察觉。

胸闷胸口刺痛是心绞痛吗
剖宫产术后不规律便秘
枣庄治疗妇科方法
安阳哪里有白癜风医院
邯郸治白癜风
广州开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