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位置:首页 >> 新闻
新闻

劫修传1495章冲天豪情尽成灰网络

2020/09/19

劫修传 1495章 冲天豪情尽成灰

魇龙见胸前龙甲受损,不免吃惊,那妇人一剑便可碎甲,下一剑岂不是就要伤了自己的性命?九渊之中,何来这样的大能?

不过魇龙虽是略受小损,心中一慌之后倒也沉静下来,自己刚才挫手不及,未能动用御界之力,那妇人修为再强,难不成还能突破天罗界力?

心境稍稍一复,当即一声大吼,向妇人探出龙爪。另一只龙爪被原承天青毫神光扫到后,一直未愈,不敢随意动用,以免更增伤势,否则两只龙爪一攻一守,就算是青衣妇人手段通天,也尽可摭挡得住了。

那青衣妇人见魇龙胆敢还击,更是怒不可遏,手中剑“刷”的一声,再次刺来,却对魇龙的龙爪不闪不避,似要存心与魇龙分个高下。

魇龙忖道:“难不成五金之器亦能伤我?“龙爪亦不肯回避。

他此刻界力在身,心中就有了七成把握,这才敢和青衣妇人一较高下。

便听得“啪啪”之声不绝于耳,那剑中宫直进,怎会丝毫阻碍,魇龙引以为傲的强大界力,竟被这妇人视为无物,“波”的一声,龙爪便被这法剑洞穿,魇龙已是吓得魂飞天外。

他叫道:“果然厉害。”忙将龙爪收起,转身就逃。

青衣妇人喝道:“你问你的话,你怎不答我?”身形一纵一掠,就拦到魇龙面前。

魇龙千万年来纵横九渊,除了混沌以及有数的几名大能异兽,何曾遇过对手,便是混沌以及诸多大能异兽,也是各擅胜场罢了,哪知遇到这位来历不明的青衣妇人,竟是毫无还手之力。

他身为九渊三王之一,虽败而威风不失,厉喝道:“道友,我与你有何仇怨,你竟一再苦苦相逼,你说的那人,我着实不曾见过。”心中自是凛凛,生怕触怒了半路碰到了想一起同行妇人,再被刺上一剑,又要损上数百年修为。

哪知青衣妇人却点了点头,道:“早说此话,又何必受苦,我去找戾凤问话。”将身一闪,竟自去了。

魇龙目瞪口呆,这妇人神通强大之极,哪知竟是这般好说话,真是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?

他本想提醒戾凤,只需好声好气,答了这妇人的问题,便不会受一剑之苦,但转念想来,自己双爪俱伤,龙甲碎了无数,已是吃了极大的苦头,若被那戾凤瞧见,岂不是暗中笑话?

既如此,好歹也要让戾凤吃点苦头,双方也算是扯了个直。

因此不言不语,只以一双龙目,向那戾凤瞧去。

此时战场上混乱之极,原承天与索苏伦出动之后,两边兽禽抵敌不住,已经有兽禽四散而逃了,而场中一瞪有兽禽逃窜,自然引起连锁反应,那逃遁的兽禽越来越多,戾凤连声喝止,又怎能止得住?

戾凤便在那里发愁,魇龙这边的斗法哪里能瞧得见,忽见面前青光一闪,青衣妇人拦到身前,喝道:“戾凤,有名人首兽身的小贱人,你可曾瞧得见?”

戾凤正没好气,见这妇人突兀而来,随手一挥,怒道:“速速闪开。”玉手已生出一道赤焰来,那是想要这妇人的性命了。

战场局势一落千丈,戾凤满腔怒火发泄不得,这妇人撞了过来,又怎有好事?

青衣妇人怒道:“果然是一样的蛮横,九渊兽禽被你二人领着,哪里有好结果?”

手中法剑一卷,自有一股狂风吹来,将赤焰卷到空中。同时将手中小山就向戾凤压去。

戾凤见一团黑乎乎的物事压来,也不以为意,口中道: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长袖便是一拂。

那小山瞧来长不盈丈,只当是件玩物罢了,哪知长袖拂到小山上,却如蜻蜒撼石柱,怎能摇动分毫,小山仍是径直压下,随之而来的灵压强大之极,戾凤只听到臂上格格声响,便知凤骨又断了数根。

戾凤怎知这青衣妇人如此厉害,吓得亡魂大冒,一言不发,转身便走。魇龙远远瞧着,心中窃喜,那戾凤既然也被伤到,想来再也不会在自己身边冷嘲热讽了。

青衣妇人不依不饶,身子一纵,就拦在冷凤身前,手中法剑横在胸前,道:“戾凤,我问你的话,你为何不答?”

遇此强横之辈,戾凤怎能不低头,忙陪笑道:“大修,你刚才说什么人首兽身之人,本座着实不曾见过。”

青衣妇人神情怅怅,道:“明明是混进你的兽禽之中,怎的你与魇龙皆不曾见过?是了,那小贱人此刻境界不足,自不会被你等放在眼中。”

口中喃喃自语一回,却不来为难戾凤,目光在战场上转了一转,就落在原承天身上。

也不知她是怎样的遁术,戾凤只觉眼前一花,青衣妇人就在面前消失,凝目去瞧,已到了原承天身边。

戾凤暗喜道:“原来此妇人并非原承天那边,只盼她也给原承天吃个大大的苦头才好。”这时玉臂中剧痛传来,实不可当,可知此番受伤,比索苏伦那次尤重,损去了千年修为,自是不在话下了。而因伤势沉重,更盼着原承天亦吃苦头。

原承天见一名青衣妇人飘然而至,便主动迎了上去,道:“前辈,你可是要寻一名人首兽身的妇人?“

青衣妇人大喜道:“不错不错,想来道友定是瞧见了。“

原承天道:“实不相瞒,那妇人混在兽禽群中,身怀逆天之能,在下等伤他不得,又知其来历来非凡,便将其困住了。“他本是诚实君子,又怎会欺瞒这妇人。

青衣妇人大喜道:“速速将这小贱人交给我。“

原承天道:“前辈,那妇人虽与我作对,但既被我所擒,便伤不得我,既伤不得我,我又怎能伤他?“

青衣妇人不耐烦的道:“谁让你去伤她,只管交给我便是。“

原承天正色道:“在下不知前辈来历,更不知你与那妇人的渊源,若是前辈伤了她,岂不是等于伤在我手中,此等不义之事,在下实不敢为。“

青衣妇人“咦“了一声,神态极是惊讶,手中法剑寒光灼灼,凝在空中不动,剑锋所指,则是原承天的咽唤。

她喝道:“你不肯把她交给我?“

原承天道:“实不敢为。“

青衣妇人道:“我的手段你已然亲见,那魇龙戾凤也挡不住我的法剑法宝,想来你定有神通,能挡我法宝?“

原承天摇头道:“前辈手段之强,原承天平生未见,原某再修千年,也未必是前辈的对手。“

青衣妇人道:“那小贱人与你并无渊源,既然你知她有逆天之能,看来必是斩杀过她,如此说来,亦是你的对头了。哪怕如此,你也要护着她?“

原承天心如铁石,明知这妇人强大之极,但心中底限怎能突破,仍是道:“她此刻伤不得我,我又何必伤她。“

青衣妇人叹道:“天下竟有你这样的奇人,须知强者方能慈悲,我倒要瞧瞧,你有何手段,能护此小贱人。“

面色一沉,手中法剑疾疾向前一刺。

刚才魇龙与原承天斗法之时,原承天神识无双,早就探了个明明白白,那妇人的法剑犀利之极,他在心中转念了几回,倒也想出几个破解之策,但究竟效用如何,还得亲手一试方知端详。

此刻见妇人法剑刺来,不慌不忙,左手早就掐定林氏分灵之术,右手无锋便施顾氏剑诀,这两种心法又被混一神功融在一处,与真正的林氏分灵之术,顾氏剑诀相比,则又是似是而非,但威能又何止增了一倍。

但饶是如此,也只是将青衣妇人手中法剑偏离了数寸罢了,“嗤“的一声,肩上法袍已被挑碎,那剑上的法力压来,肩骨欲碎,想来是青衣妇人手下留情,否则整条手臂亦会碎裂无疑。

那妇人虽然得手,却面露极惊讶的神情来,赞道:“道友果然大能,我魔三纵横天下,此剑的对手也就二三人罢了,我既刺你不中,又怎好意思为难你?你就对那小贱人说,有本事一辈子留在你身边,否则我魔三定不饶她。“

话音犹在空中萦绕,身子早就不见了,果然是神龙见首不见尾。嫂索妙筆閣劫修传

这时战场中变化已明,魇龙与戾凤又双双在那妇人手中失利,心中更无斗志,又见场中座下兽禽四散而逃,已是逃去了大半,此战若想压原承天一头,不过是镜花水月罢了。

正在这时,远处轰隆隆数声巨响传来,魇龙正在惊疑,片刻后,就见数名异兽急急掠了来,叫道:“大事不好,我等携来的四座铁塔,被一名青衣妇人毁去了。“

魇龙本就心灰意冷,再听到这噩耗传来,心中唯存的一丝斗志也是荡然无存,长叹道:“罢了,罢了,九渊之大,终非我魇龙所有。“也不理冷其实两年前凤与诸多兽禽,双足生出黑云来,自是滚滚而去。

冷凤见魇龙不理而去,心中不由着慌起来,自己独木难支,便是九珑一人,自己也未必能拿得下,何况又失了魇龙?只得顿足叫道:“原承天,九珑,今日便饶了你等,他日相逢,必有你等的好处。“

魇龙冷凤皆去,这场战事又如何持续下去?诸多兽禽齐声大叫,逃得更是快了,只是百万之众,便是齐心想散去,也没那么快捷罢了,原承天便止了部属厮杀,来到九珑身边,九珑知道他要问人首兽身妇人一事,正想说话,忽的“咦“了一声。

原来那妇人赫然就立在身边,自己的界域竟也是困不住她。

(神他姐夫重出江湖,可喜可贺,感谢忆苦思甜,刘公子,秋色物语,侠道人心鼓励)

...

玉林制药湿毒清胶囊管用吗
西宁治疗白癜风方法
婴儿肚脐贴的危害